发行CDR方法,是什么使独角兽企业获得青睐?

今年3月30日,《关于在创新型企业开展股票发行或存托凭证试点项目的若干意见》正式发布,中国版存托凭证正式启动 然而,一个多月后,中国证监会正式征求了对《存托凭证发行和交易管理办法》的意见。这一举动也显示出CDR推广的步伐明显加快,独角兽企业甚至超级独角兽企业有望在未来加速回归国内资本市场。 事实上,就在CDR法生效之前,HKEx新的新股发行规则也于今年4月30日生效,正式允许股份相同但权利不同的公司申请上市。 值得一提的是,超级独角兽公司小米(Xiaomi)也于今年5月3日正式提交了在港交所上市的申请,这将成为首家在港交所拥有相同股份但不同权利的上市公司。 从CDR格式的讨论到CDR方法的发布,其推广速度确实超出了市场预期。 与此同时,香港证券交易所(Hong Kong Stock Exchange)新的首次公开募股(IPO)规则已经加快,一些超级独角兽公司已经开始申请上市,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加快了CDR规则在内地市场的落地。 从CDR方法到香港证券交易所新的首次公开募股规则(IPO rules)的公布,实际上反映了两地资本市场正在加速吸引独角兽甚至超级独角兽企业的注意力,并积极引导这些巨型企业的回归。 事实上,尽管两个市场都在为独角兽部队的返回在政策和制度上进行创新和让步,但思考过程并不是短暂的。 其中,对香港股市而言,一些互联网巨头因“公共利益”而被遗漏。然而,随着一些互联网巨头到海外市场上市,香港股市的核心竞争力有所削弱,香港股市的投资吸引力也有所下降。 由此可见,香港联合交易所新的首次公开招股规例,其实是汲取了过去的教训,一举改变了以往的管市方式。 其中,香港股市对同一只股票开放不同的配股模式,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香港股市的开放和包容性在不断提高。在政策和制度创新方面,香港股市也比内地市场略具优势。 然而,在独角兽企业,特别是超级独角兽企业的积极引导下,内地市场近期改变了态度,甚至敢于给一些拥有不同权利和VIE结构的独角兽企业开绿灯,并试图加快引导这些符合条件的独角兽企业重返内地市场上市。 事实上,独角兽的回归本身就是一个复杂的过程。 或许对于独角兽企业来说,他们可以选择首次公开募股(IPO)或借壳上市,但对于一些股权结构复杂、甚至所有制形式不同的企业来说,他们更有可能通过CDR重返内地市场。 不可否认,随着独角兽市场关注度的提高,CDR逐渐成为一个新的热门词汇。 事实上,存托凭证(CDR)本身属于中国存托凭证,它的出现不仅会以人民币结算交易,还会有效打破注册地海外公司不能直接在a股市场上市的限制。 同时,独角兽企业凭借其发行成本低、上市程序相对简单的优势,将在一定程度上被激励以CDR的形式回归国内资本市场。 目前,内地和香港股市似乎都欢迎和开放独角兽企业。 然而,从两个市场的具体实施规则来看,它并不是盲目而有意识地引导独角兽企业的回归,而是设定一定的进入门槛和条件,以尽量减少独角兽企业回归带来的负面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从新发布的CDR方法中,我们可以发现仍然有许多CDR发行要求和交易程序。 其中,不仅强化了信函封面,强调了存托凭证的上市条件和程序,还要求建立存托凭证的存托制度,禁止从业人员按规定买卖存托凭证。 此外,从以往的存托凭证法规中,我们还可以发现独角兽发行存托凭证重返内地市场的门槛并不低。 其中,试点企业的市场价值不得低于2000亿元人民币 此外,对于未在国外上市的创新型企业,去年的收入不低于30亿元,估值不低于200亿元。 此外,对于单个独角兽企业来说,如果不能满足上述条件,可能需要满足“经营收入快速增长、自主研发、国际领先技术、在同行业竞争中具有比较优势”的条件 应当指出,除上述条件和门槛外,试点企业仍需经过科技创新产业化咨询委员会的筛选,对试点企业的标准要求也相当关键。 对此,在严格执行CDR方法和规则的背景下,它实际上可以起到更好的过滤作用,将一些混水摸鱼的假独角兽企业拒之门外。 事实上,不仅是国内资本市场为独角兽企业设定了更高的门槛,香港股市也是如此。此外,香港联合交易所新的首次公开募股条例建议为股份相同但权利不同的企业设定某些门槛条件。 例如,最低预期市值为400亿港元,而市值不足400亿港元的企业,在最近一个财政年度的收入必须不少于10亿港元。 此外,在香港股市,除了准入门槛的限制之外,还会对股份相同但权利不同的独角兽企业设置一定的限制。 例如,上市后不同表决权的比例不得增加;拥有相同股份和权利的股东必须占表决权的10%,重大问题必须在“一股一票”的基础上进行表决。 就HKEx采取的一系列措施而言,监管的确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得到加强,投资者的切身利益得到或多或少的保护,这是a股市场需要借鉴的。 根据2017年《中国独角兽行动部队企业发展报告》的数据,中国独角兽行动部队企业已达164家 换言之,让这164家独角兽公司重返内地市场,甚至香港股市上市,显然是不切实际的。 然而,随着细则落地以及相应的约束和进入门槛的出台,一些高质量的独角兽企业被选中到了一定程度,独角兽企业集中上市给二级市场带来的影响也尽可能的减少了。 事实上,核心竞争力和核心创造力的竞争对于引导独角兽企业加速回归仍然是不可或缺的。 总之,谁掌握了独角兽的资源,尤其是超级独角兽,谁就更有信心开发市场,并在一定程度上增强市场的核心竞争力和投资吸引力。 归根结底,对于目前的全球市场来说,它仍然处于高素质人才、核心技术和核心资源的激烈竞争之中。作为新经济的代表,独角兽无疑将被市场寄予厚望。 然而,仍然需要警惕的是,并非所有国内独角兽企业都拥有强大的核心技术和核心竞争力。 事实上,对于一些独角兽企业来说,虽然他们打着独角兽的旗号,但他们的核心技术含量并不高,甚至营销成分也远高于核心技术,这更像是一个伪独角兽企业。 由此可见,为独角兽重返市场设定一定的门槛和要求,仍然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淘汰一些伪独角兽,让一些拥有核心技术和高技术含量的独角兽获得更多的机会,这也是一种明智的做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