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投机硬币或被剁碎的韭菜,而许多央行正在加速持有黄金。

黄金是财富的象征,也是投资者配置资产的重要工具。

然而,随着数字现金的兴起,纸币逐渐被电子支付所取代,黄金似乎被遗忘了。

殊不知,中国、俄罗斯和其他国家的央行大规模增加了黄金储备,再次激发了市场对黄金的热情。

事实上,黄金从未离开央行的投手们的视野。

俄罗斯央行的黄金储备在十年内翻了两番。从全球角度来看,央行一直是黄金的主要买家之一。

截至2018年底,全球央行拥有33,742吨黄金储备,十年间增加了3,800多吨(见下图)。

在世界十大黄金储备中,美国和欧元区国家具有储备货币发行国的优势,其黄金储备远远大于中国和日本。

其中,美国官方外汇储备已达8133吨黄金,占美国外汇储备总额的75%以上。德国、意大利和法国也有60%-70%的高黄金储备。中国和日本作为世界上最大的两个外汇储备国,只有2.5%的黄金储备(见下图)。

从增长态势来看,俄罗斯央行一直是全球黄金市场的主要买家。

过去十年内,俄罗斯央行的黄金储备规模从400吨上升到2120吨,增长了4倍以上,而且无论是黄金价格上涨或是下跌,俄罗斯央行增持黄金的节奏从未间断。在过去十年里,俄罗斯央行的黄金储备规模从400吨增加到2120吨,增长了四倍多。此外,无论黄金价格上涨还是下跌,俄罗斯央行都会不断增加黄金持有量。

在此期间,中国央行的黄金储备也从600吨增加到1864吨,翻了一番多(见下图)。

特别是,过去三个月中持有量的持续增加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

值得注意的是,与俄罗斯关系密切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乌克兰央行也在大量增加黄金储备。土耳其、印度、阿根廷和巴西的央行也是国际黄金市场的重要买家。

央行掀起黄金储备浪潮的趋势是什么?最近,各国央行重新燃起了对黄金储备的热情。这背后的原因或动机如下:第一,黄金的自然和强势地位不会消失。

全球各国央行购买黄金的热潮与2017年全球比特币热潮相似。

黄金和数字现金的崛起是基于对信用货币不受控制的扩张的怀疑。上次央行集体购买黄金是在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之前。

在这一体系中,在美国金融和经常账户双重赤字的压力下,由于美联储大量放水,美元面临持续贬值的压力。1965年,法国率先以每盎司35美元的价格向美联储兑换了15亿美元的黄金。此后,德国和荷兰等贸易顺差国家效仿法国,美联储的黄金储备在两年内减少了3000吨。

1971年,美国政府放弃承诺,宣布美元不再与黄金挂钩。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了。

美国宁愿让自己建立的战后国际金融秩序崩溃,以保护其黄金储备的最终原因在于黄金相对于信贷货币的天然强势地位。

其次,美元的强势地位正在消失。

另一方面,黄金的强势地位是美元的强势地位正在消失,这将提高黄金在央行外汇储备中的地位。

一方面,美元贬值将削弱美元资产在全球外汇储备资产中的份额。

从数据来看,美元资产在全球储备资产中的份额与美元指数高度相关。当美元汇率走强时,各国央行增持美元资产,享受美元升值带来的红利。

相反,当美元下跌时,央行出售美元债券等资产(见下图),转而储备黄金和欧元等其他货币资产。

另一方面,美元贬值将推高黄金价格,增加黄金储备对央行的吸引力。

历史上,美元指数与金价高度负相关。背后的逻辑可能是,美元指数走软将导致国际资本流出美元资产市场,进入黄金市场,推高金价。金价上涨预计将进一步吸引央行增加黄金储备,从而形成“国际资本增加黄金持有量——金价上涨——国际资本增加黄金持有量”的良性循环。

第三,地缘政治和其他非经济因素不容忽视。

2008年后,俄罗斯黄金储备的大规模增加与俄罗斯和美国之间持续的紧张关系有关。

“出售美国国债和大规模黄金储备”已成为俄罗斯的长期国家战略。

与此同时,大规模增加黄金储备的中亚和东欧国家往往是与俄罗斯有更密切贸易和政治联系的国家。

例如,自2018年以来,土耳其突然大规模增加黄金储备,这与土耳其和美国关系的急剧恶化不无关系。

普通投资者有必要配置黄金资产吗?对于普通投资者来说,跟随央行根据稳健的财务管理需要合理配置黄金资产是一个理性的投资决策。

纵观超长期,半个世纪前的1968年,黄金价格为35美元/盎司,而美国的消费物价指数为34点。两者的绝对水平基本相同。截至2019年2月,黄金价格为1320美元/盎司,增长35.7倍,而美国消费者物价指数仅为253点,增长5.4倍(见下图)。

因此,从长期来看,黄金作为普通投资者的资产配置工具,完全可以达到战胜通胀的目的。

当然,黄金价格波动剧烈。黄金的短期投机是专业投资者的行为,但对普通人来说,黄金仍然是一种可以继承的财富。

当科技进步,人们习惯了虚拟财富,黄金作为真正的财富可能会带来一种安全感。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