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收入差距正在扩大!让我们看看日本是如何治愈自己的。

日本人的收入是中国的四倍。为什么日本从来不买豪华车,而中国到处都是豪华车?在过去的两个月里,许多人喊出了“消费降级”,因为中低收入群体仍然是全国的大多数。

然而,正是少数人消费的上升和大量人消费的下降再次凸显了中国人民收入差距的日益扩大,迫切需要采取有效措施加以调整。

由于别人的错误,聪明人会改正自己的错误。

我们不妨看看被水隔开的日本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或许我们会有所收获。

为什么是日本?众所周知,日本经济非常发达,国民生活质量非常高。它可以被称为世界上生活水平最高的最富裕的国家之一。

就经济总量而言,日本的国内生产总值位居世界第三,仅次于美国和中国。就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而言,日本远远领先于中国。

数据显示,2017年日本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为38,428.1美元,是中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的四倍多(见图1)。

客观地说,不断扩大的收入差距不是中国独有的。这是一个普遍问题,是世界上所有国家共同关心的问题。

然而,日本国民的收入状况没有西方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那么严重。中产阶级不仅占总人口的很高比例,而且极端贫困的人也很少。它被认为是一个“橄榄社会”。

根据日本厚生劳动省《收入再分配调查报告》的数据,从20世纪50年代到80年代,日本的基尼系数一直低于0.4。尽管日本经历了泡沫经济造成的“失去20年”,但中国人的贫富差距也有所扩大,基尼系数一度超过0.5,但这种局面仍通过各种手段得到缓解。

2014年,日本的基尼系数为0.376,这在世界主要经济体中值得称赞(见图2)。

今天,绝大多数日本人认为他们生活的国家是一个没有阶级分化的平等社会。每个人都以公平和平等的方式享受整个社会的各种资源,而大约80%的日本人认为他们属于中产阶级。

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后,日本的基尼系数接近0.7——这恰恰表明日本在控制收入问题和调节社会各阶层贫富差距方面取得了显著成绩。

为此,我们选择日本作为分析样本。

日本的成功经验日本做对了什么?我们不妨从初始分发和再分发链接中的各种实践中寻找答案。

(1)初次分配:效率和公平学术界普遍认为初次分配的不公平是收入分配不均和许多其他问题的关键。

因此,如果你想缓解日益恶化的收入差距,就必须从初次分配开始。

日本最初的分配关系主要由市场机制决定,以确保经济活动中的平等机会,并配合相关政策进一步强化公平属性。

具体来说,日本主要采取了以下措施:第一,实施了“国民收入翻番计划”。

国民收入翻番计划可以理解为日本政府制定的“十年发展计划”(1961-1970)。

根据该计划的要求,日本的国民生产总值和人均国民收入应在十年内翻一番,即年均增长率应达到7.2%,最终目标是实现国民经济发展和居民生活进步的协调发展。

该计划的实质在于“以人为本”,即“人民财富”先于“国家财富”。它以国民收入翻一番为最终落脚点,用国民收入的增长来带动整个经济的增长,而不是用整个经济的增长来带动国民收入的增长。

其直接结果是,从20世纪70年代中期到21世纪初,日本劳动者报酬在国内生产总值中的比例一直保持在55%以上(自1991年以来,我国劳动者报酬在国内生产总值中的比例从未超过50%),而且长期以来一直高于欧元区国家和金砖国家。

这为缩小日本国民的收入差距奠定了基础。

第二,切实提高农民收入。

城乡收入差距是许多国家面临的难题,日本也不例外。

然而,日本政府在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先后颁布了一系列法律法规来指导农业经济的发展。

例如,《农业基本法》明确提出提高农产品,特别是大米的收购价格,使日本大米的收购价格远远高于国际市场。与此同时,日本对进口农产品征收高额关税,以确保国内农产品的高购买价格。

此外,日本还大力推进农业机械化、现代化和农业结构升级,增加对农业的补贴;转移非农业人口,使农民通过租赁或出售土地获得大量现金;努力推进农民工改造计划,保障农民工在户籍、住房和保险等方面自由流动后的切身利益。

第三,实施教育机会均等政策。

日本从1960年开始实施九年义务教育。同时,通过扩大学费减免制度,减轻学费负担,改善教育环境,极大地缓解了家庭经济实力不足对儿童教育的负面影响。

后来,日本还在全国大力推进普及基础教育和城乡教育机会和教育资源均等化,不断扩大财政支出,减轻普通家庭的教育支出负担。

这不仅大大提高了人民的整体素质和工人的各种技能,而且为贫困家庭提供了实现阶级过渡的渠道,从而实现了缩小收入差距的目标。

第四,立法消除行业垄断造成的不公平。

二战后,为了削弱财阀对行业的控制权,日本政府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包括解散控股公司、公开持股、排除财阀家族对企业的控制权等。,有效消除了数量有限的人拥有大量资产的现象,为资产分配和收入分配的均等化铺平了道路。

与此同时,为了缓解产业过度集中,日本于1947年颁布了《垄断禁止法》,明确规定对大型垄断企业处以销售额10%的罚款,对中小型垄断企业处以销售额4%的罚款。

不仅如此,日本政府还成立了公平交易委员会(Fair Trading Commission),对垄断行为进行准确评估,并加强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作用。

这些措施极大地促进了国民收入差距问题的改善。

(2)再分配:更加重视公平分配尽管日本社会非常重视竞争性的市场体系,但它从未忽视失业者、妇女、儿童、老人、病人和残疾人。

在初次分配的基础上,日本政府通过一系列方式弥补和保障了弱势群体的基本生活水平,从而缩小了收入差距。

第一,注意运用税收手段调整收入再分配。

30多年来,日本以上个世纪最低、最稳定的基尼系数,对个人所得税实行累进税制,即高收入人群高税率、低收入人群低税率、一定数额以下的收入免税。

此外,日本还征收高额遗产税、赠与税、固定资产税、居民税等。

第二,建立更加完善的社会保障体系。

日本的社会保障形式与品种极为丰富,覆盖了社会所有人群,对低收入阶层起到了很好的保护;在社会保障金的缴纳上,日本针对不同收入阶层支付能力的差异,采取区别对待方式,高收入阶层缴纳的金额相对高,低收入阶层缴纳的金额相对少。日本的社会保障形式和种类极其丰富,涵盖所有社会群体,并为低收入阶层提供良好的保护。对于社会保障基金的支付,日本根据不同收入阶层支付能力的不同,采取不同的待遇。高收入阶层支付的金额相对较高,而低收入阶层支付的金额相对较少。

此外,日本实行个人、企业和社会分担社会保障负担的制度,政府承担主要负担。

当然,除了上述措施之外,日本还在其他领域努力补充收入分配的减少。

最典型的例子是确保就业。

日本通过建立严格的就业预算保障制度、增加金融投资、采取多样化的政策体系以及向促进就业的相关企业提供优惠税收来促进就业。

我们能学到什么?毫无疑问,日本的经验和做法对中国有参考价值。

事实上,中国居民收入的基尼系数并没有低于这个值,因为它在2000年首次超过了0.4的警戒线,在2017年是0.467(见图3)。

然而,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调查中心发布的《2014年中国民生发展报告》甚至声称,早在2012年,中国的基尼系数就已经达到0.73,前1%的家庭拥有超过1/3的国家财产,后25%的家庭仅拥有大约1%的总财产。

居民收入差距过大不利于国民经济的长期发展,不仅会导致内需不足,还可能影响经济结构的进一步优化和社会的和谐稳定。

或许我们可以借鉴日本的实践经验来制定相应的措施。

具体来说,要努力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更多的福利要向劳动者倾斜,确保居民收入增长与经济发展同步。通过制定适当的政策打破二元经济结构,促进城乡和地区协调发展,特别是有效提高农民收入水平;加强教育机会和教育资源的均等化,增加政府对基础教育的投资,使公平的教育机会不因人们的收入差距而不同;打破行业垄断,鼓励市场竞争;完善税制,使税收真正成为调节居民收入分配的利器,而不是政府部门增加收入的手段。建立健全社会保障和社会救助体系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