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门的失败,科学委员会的东山再起,非洲手机王传音会成为下一个波导吗?|科创视觉

2016年至2018年,川银控股收入增长1.94倍,净利润增长10.42倍。

然而,令人费解的是,在此期间,其净利润出现了从0.54%到3.3%到2.9%的大幅波动。《投资时报》研究员陈一波曾经介绍过波导手机,这款手机在未来很受欢迎。

然而,没有核心技术的波导手机最终在智能手机行业的竞争浪潮中逐渐消失。

几年后,奉化前波导手机海外业务部前总经理朱赵江再次推出手机品牌传音,专注海外市场,尤其是非洲市场。

无论是苹果、三星、联想、华为还是小米,至少在这片土地上,它的“非洲之王”的称号广为流传。

根据国际数据公司2017年的数据,电话在非洲功能和智能机器市场分别占59%和30%。

朱赵江自然想利用资本市场来推动公司的未来发展,但2018年失败的借壳操作几乎让他心碎。

幸运的是,科学委员会在这里。

据悉,深圳传音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传音控股”)已正式向上海证券交易所键盘提交招股说明书。

据上海证券交易所官方网站报道,4月10日,“询问”了川音的审计现状。

这次,公司计划发行不低于8000万股新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不低于10%。

融资金额高达30.11万元,募集资金拟用于手机制造基地建设、手机生产基地建设、移动互联网系统平台建设、手机及家电研发中心建设等项目。

截至4月15日,川音是75家已经在等待考虑进入科学委员会的公司中的一家知名公司。

然而,依靠有限的技术壁垒来迎合市场策略,配合强大的营销手段,“墙外开花”的声控仍然让人依稀记得波导手机从繁荣到萧条。

“即使它的技术独一无二,但‘100元机器’的形象似乎根深蒂固。

此外,华为、Vivo、OPPO等国内品牌在技术创新方面都是显而易见的。

这也许是科学委员会最大的弱点。

“一些不愿透露姓名的分析师直言不讳。

针对外界的担忧,该公司在回应《投资时报》的一项调查时说:“目前处于沉默期,不方便回应。

“截至2019年4月12日,波导股份(600130。上证综指收于每股4.43元,市值仅为34.02亿元。

川银控股未能走出深圳华强北,早就计划在资本市场上市。

2018年3月,新界泵业(002532。深交所宣布,计划通过资产置换和发行股票购买资产的方式购买川银控股13名股东不少于51%的控制权。

据了解,重组交易包括三个部分:资产置换、股票发行、资产购买和股票转让,这三个部分是相互有条件的,即其中之一无效或由于某种原因无法实施,另外两个部分无效或不会实施。

此外,双方当时还一致认为川银控股需要对其2018年、2019年和2020年的业绩做出承诺。

如果不完成,传音控股将补偿新界水泵行业的表现。

然而,仅三个月后,新界泵业表示,由于“未能就交易计划的重要条款达成一致”,已决定终止与川银控股的重组交易计划。

值得注意的是,从3月1日重组交易计划和暂停交易开始到6月12日交易最终宣布终止的114天内,新界的泵业也经历了引起外部关注的人事变动,如内部审计部门负责人辞职和首席财务官辞职。

交易终止十天后,深交所也向新界泵业发出查询函。

新界泵业回应监管机构的查询时表示,上述交易被终止,主要是因为“交易各方未能就交易计划中有关公司资产的定价条款达成协议”。

《投资时报》研究人员注意到,登陆键盘的川银控股的首次公开招股说明书显示,2016年至2018年,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116.37亿元、204.4亿元和226.46亿元,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6300万元、6.72亿元和6.57亿元。

换句话说,其收入在三年内增长了1.94倍,但净利润增长了10.42倍。

与此同时,公司净利润经历了从0.54%到3.3%的大幅波动曲线,回落到2.9%。

下一个波导管?一些市场参与者猜测,作为一个前波导,朱赵江可能会寻求重建一个“繁荣波导”的可能性。

早在千年前,波导股份就以每股16元的价格在上海证券交易所高调亮相,包括超额募集资金在内的募集资金总额超过6亿元。

波导股份当时慷慨宣布,“原计划筹集不超过4亿元。”

传音控股目前似乎也在经历这种上市前的辉煌:其手机出货量在2018年达到1.24亿部,全球市场份额超过7%;印度的市场份额接近7%,排名第四。非洲市场排名第一,市场份额接近50%。

然而,通过粗略的比较,我们可以发现波导股份和尹川控股这两家有着相当长历史的公司,在业务运营和增长的轨迹上非常相似。

一方面,两家公司通过自己的销售渠道建立了强大的销售体系。

更准确地说,他们都是手机营销公司。

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8年,川银控股的宣传推广费用占当期销售费用总额的30%以上。

同样,为了开拓市场,波导毫不犹豫地向银行借款4000万元,请人气明星李玟担任品牌代言人。

有数据显示,仅2003年上半年,波导股份的广告费用就高达2.03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203%。数据显示,仅在2003年上半年,波导份额的广告成本就达到了2.03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了203%。

2004年,其广告和推广费用总计4.1亿元。

很难避免同时关注产品的研发投资。

2016年至2018年,川银控股的R&D投资分别占总收入的3.31%、2.99%和3.14%。

然而,这一比例远远低于川银控股在非洲的主要竞争对手华为在R&D的投资。

声音传播的价值是什么?对投资者来说,“非洲之王”值得投资长期价值吗?北京的一位投资银行家告诉《投资时报》的一名研究员:“目前非洲手机市场的特点是功能机器和智能机器并存,并且正在将功能机器升级为智能机器。

非洲的消费者对价格更加敏感,因此传音控股利润很小,但营业额很快。

“这是一种投资逻辑,”他说。“消费升级倾向于跳向同一品牌的高端(高利润)模式,但与声控功能机器相对应的消费者品牌忠诚度较差。

然而,传音控股的一名前工作人员对《投资时报》的一名研究员表示:“传音控股正在非洲进行营销,就像最初的波导手机一样,依靠强大的推动模式来开拓市场。

不过,他也承认,为了迎合非洲市场的产品创新,传音控股不需要太高的技术。”如果国内主要工厂愿意,他们可以做得更好.”

对于华为这个也在非洲开拓市场的竞争对手,消息人士表示:“华为的主要布局基本上是在中东,之前在非洲没有具体的产品和品牌营销策略。

然而,现在华为、OPPO、Vivo和小米都开始向非洲派遣部队,他们的供应链整合能力将受到挑战。

“尽管电话公司在埃塞俄比亚有工厂,而且有价格优势,但随着非洲消费的上升和其他国内移动电话公司逐渐了解非洲市场的运作方式,这种情况可能会改变。

目前由语音传输建立的市场壁垒可能很快会被打破。

”他补充道。

据上述人士称,川银控股的独特竞争力在于其在非洲市场的多年深度培育,在当地政治和商业关系以及品牌消费者意识方面保持先发优势,但“未来的竞争肯定会变得越来越困难。

中档手机可能会被OPPO和Vivo侵蚀,高端手机可能会被三星和华为侵蚀,小米可能会蚕食低端手机的部分市场份额”。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