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代108岁的索朗卓玛家庭脱贫

西藏东南部的一个多山的小县又迎来了丰收的一年。

雷戈村的居民、108岁的索朗卓玛摸了摸家人种的青稞袋,笑了。

作为西藏最老的老人之一,索朗卓玛见证“世界屋脊”风雨已有100年。

从出生起,她作为农奴经历了半个世纪的曲折和苦难。在民主改革的时刻,她拥有她梦想拥有的土地、房屋、牛羊,摆脱了剥削和压迫的生活。改革开放后,残疾女儿曾文伯接过了家庭治理贫困、致富梦想的接力棒,三代人过上了小康生活。

对索朗卓玛来说,她人生的前半段是阴郁的,她看不到生活的希望。

西藏谚语说:“虽然生命是父母生的,但身体是官员所有的。

当时,占西藏人口不到5%的三大领主及其代理人拥有绝大多数的生产资料。占西藏人口95%的农奴和奴隶一无所有,处境悲惨。

索朗卓玛出生在这样一个农奴制社会。

作为农奴的后代,索朗卓玛15岁时,像往常一样为农奴主工作。

在剥削和压迫的环境中,索朗卓玛遭受了47年的苦难。

她的父母和哥哥在长期过度劳累和剥削后很早就去世了,留下她一个人。

民主改革(democratic Reform Gensollen Zhou Ma)看到了希望,他的家庭被分成七英亩土地、两栋房子和十几头牛羊。

索朗卓玛清楚地记得农奴得到土地后,他们高兴地跳了起来,有些甚至睡在地里。

那一年,索朗卓玛生下了他的儿子蔡琳·王杰。51岁时,她生下了女儿曾宗帕(Tsering Tsung-pa),在藏语中,曾宗帕的意思是“长寿富裕”,体现了家庭的希望和祝福。

在经历了所有的艰辛和欢乐之后,不幸的是创伤降临到了这个家庭身上。

策林·王杰生来聋哑体弱多病。Tsering Tsung-pa六岁时感染了脊髓灰质炎,治疗后只能勉强行走,但他的左腿永久残疾,不得不辍学回家。

命运似乎没有停止。后来,孩子的父亲病得越来越重。索朗卓玛的视力继续下降,甚至他完全失明了。生活仍然黯淡无光。

然而,社会制度的优越性使谢仁宗巴重新振作精神,承担起家庭的重担。

她说:“我想我就是走不动。我有两只手。我也能携带农具和做体力劳动。我确信我能养活我的家人。

“双手编织幸福生活80年代初,在农村土地承包制度实施后,索朗卓玛一家承包了11亩土地、7棵核桃树和60多头牛羊,而采菱重芭则和采菱王杰一起照顾它们。

齐伦宗巴只有1.5米高,但他的身体包含巨大的能量。

她学会了果树嫁接和蔬菜种植技术,每亩粮食产量从200多公斤增加到400多公斤。

在家里的伙食问题解决后,曾宗帕开始四处旅行,向老师学习编织羽毛球的技巧。

她先后学会了藏被子、藏席等编织技术。她还自学了缝制和掌握藏汉服装的缝制技术。

从那时起,小村子里响起了由采莲宗帕的一条腿发出的缝纫机声。

半夜在油灯下,索朗卓玛和采莲王杰用纺锤捻羊毛线,采莲宗巴负责编织,常常忙到凌晨一两点。

她家生产的产品质量好,价格好,很受老百姓欢迎。

在假日和婚礼上,附近的村民经常来她家做西藏垫子或新衣服。

汗水会得到丰厚的回报。

他们家已经购置了手扶拖拉机、杨昌济和其他机械,并且成为村里第一个买车的家庭。

今天,她的家庭每年生产5000多公斤谷物和700多公斤核桃。有了纺织和缝纫,她的年收入将近10万元。

齐伦宗巴已经把房子扩建了五倍。2017年,花了540,000元建造了19栋新房子,面积520平方米。

1997年,联合国世界妇女首脑会议基金会将“农村生活妇女创造奖”授予谢仁宗,谢仁宗因残疾帮助家人致富。

全国劳动模范,全国“最美的家庭”…整齐排列的奖状一张一张地见证了齐伦宗巴的一生,记录了她的精彩瞬间。

每晚点燃你周围财富激情的声音就像雅鲁藏布江奔腾的河水一样响亮。这不仅听起来像是索朗卓玛家族的名声,也激发了村民们对财富的热情。

在索朗卓玛的家里,四台木制纺织机被布置在墙角,其中两台是邻居织的。

38岁的达瓦多加来自附近的拉冈村,他已经在这里学习艺术一年了。

“带羊毛去学,不用付钱就能吃,织完的成品是你自己的。

没有羊毛,一天的工资,100元,将是主人编织后的家。

”她说。

45岁的卓嘎是谢仁宗巴最早的弟子之一。20多年来,他一直以编织羽毛球的技艺而闻名于世。

她说,她在业余时间去其他村庄编织卡片垫,年收入超过8000元。

这些年来,曾宗帕培养了30多名弟子,帮助他们逐步摆脱贫困,双手致富。

曾俊巴曾经说过,“既然我们有美好的生活,我们就必须帮助别人。

小康社会是指每个人都富有。

“最近几年,他们家捐了钱给村子买书,帮助许多贫困学生完成学业,每年冬天都给他们送自己做的棉衣。

索朗卓玛的孙子策林·加措(Tsering Gacuo)当选村委会副主任后,他争取投资在村里修建24个蔬菜大棚,并带领村民开垦89亩荒地种植经济林。仅这两项就使村民的收入增加了4万多元。

如今,Reguo村的扶贫成果稳步巩固,大多数家庭都有汽车。

采仁加托正计划在该村开设一个“藏族家庭音乐”。

他说,在增加就业的同时,也可以为该村的当地特产开辟市场。

索朗卓玛听了,微笑着点点头。索朗卓玛听着,微笑着点点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