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大学在QS排名历史上超过耶鲁大学,但大学排名数据不可靠

清华大学排在耶鲁大学前面,北京大学和东京大学并列。中国大陆的大学今年表现良好。

6月19日,2020QS世界大学排名发布。清华大学的北京大学在历史上排名最高,分别在世界大学中排名第16位和第22位。这两所大学已经连续五年排名靠前。

然而,世界上公布的大学排名有50多种。在不同的排名中,同一所大学的排名非常不同,甚至清华的北京大学也不例外。

华东师范大学终身教授袁振国通过对大学排名的分析发现有7个明显的缺陷。

大学排名对中国大学的发展弊大于利。北京大学中国文学教授陈平原更直言不讳地指出。

除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外,中国大陆的大学都是历史最高的,42所大学中有25所比去年有所上升。

复旦大学、浙江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和中国科技大学跻身世界百强。

其中,复旦大学排名世界第40位,比去年上升了4位。

浙江大学排名世界第54位,上升14位,接近前50名。

除一流大学外,上海大学、北京科技大学、武汉理工大学等一流学科建设大学也榜上有名。

其中,上海大学(Shanghai University)为211所大学,排名第16位,超过了天津大学、山东大学、吉林大学、东南大学和中国人民大学等985所大学。

此外,名单上还有两所非双一流大学。

其中,深圳大学在大陆大学中排名第32位,在世界上排名第701-750位。

深圳大学是国内大学中的另类存在,既不是985,211,也不是双头等舱。

然而,在2018年中国大陆高校财政分配收入排名中,深圳大学以42亿元位列全国第三,仅次于清华大学。

然而,排名在当地发生了变化,总体情况保持不变。

纵观整个名单中的牛类学校,大陆大学仍然是清朝北部和东部的五所学校,香港仍然是香港和中国科学系,英国仍然是G5(剑桥、牛津、帝国学院、伦敦大学学院、伦敦政治经济学)和埃尔曼·王华(爱丁堡、曼彻斯特、伦敦国王、沃里克),新加坡仍然是两所(新加坡国立、南洋理工),澳大利亚仍然是三所(澳大利亚国立、墨尔本、悉尼)…仅供参考,QS、美国新闻、ARWU被公认为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四所全球性大学

此次发布的2020QS世界大学排名有6项指标,包括40%的学术声誉、20%的教师论文引用率和20%的师生比、10%的雇主声誉、5%的国际教师比和5%的国际学生比。

总体而言,中国大陆高校的学术研究影响力在不断提高。

在中国大陆参与排名的42所大学中,32所大学的QS论文引用指数比去年有所上升。

QS全球教育集团中国总监张勋博士表示,中国对世界级科学研究的重视和巨大投资带来了学术实力的快速进步,迅速超越美国,缩小了差距。

具体来说,目前清华大学的总体排名已经超过北京大学,这要归功于学术论文和专利的数量。

2016年,清华大学以181项排名第五,北京大学以33项排名第76。

不过,北京大学的生师比是最优的。然而,北京大学的师生比是最好的。

目前,全国38所重点大学公布了师生比数据,其中北京大学学生的师生比仅为5.70,清华大学不在前10名。

然而,即使是世界四所大学的排名也没有多少参考价值。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认为,排名中的指标是一些常见而明确的指标。很难评估办学的内涵,尤其是世界大学的排名。将采用简化的定量指标,如论文数量和师生比例。

此外,由于不同的指标、标准和方法,不同的大学得到不同的排名结果是正常的。

去年,在世界大学排名中心发布的2018-2019年世界大学排行榜中,清华大学从2017年的第65位跌至第98位。

去年,清华大学在QS大学排名中从2017年的第25位上升到第17位,成为第一所跻身世界前20名的中国大学。

有些人认为QS太荒谬了。香港、新加坡和中国大陆的大学获得了诺贝尔奖、菲尔兹奖和图灵奖,这些奖项不如东京大学和京都大学。他们甚至坐在前排。

大学排名科学吗?听着,别太认真。

2020年世界大学排行榜学术研究的指标权重为60%。近年来,中国大学特别重视学术研究,尤其是发表论文。提高排名是合理的。

然而,许多大学把论文的发表作为评价教师的重要指标,导致了“只有论文、只有帽子、只有职称、只有学历、只有奖项”(以下简称“五只”)的日益增长的趋势。

前北京大学校长林建华认为,在“五个一”的惯性下,大学校长和学者将不再进行学术评价。

2018年10月23日,教育部等五个部门联合发布通知,决定发起一场清理“仅限论文、仅限职称、仅限学历、仅限奖项”的专项运动,这是对“仅限论文”的真正攻击。

同时,重视学术研究丰富了大学的学术成果,也带来了办学而非教学的问题。

在2020年世界大学排名中,中国大陆大学毕业生的雇主声誉得分下降,而42所大学中有35所的得分低于往年。

就论文数量而言,中国大学已经超过了许多欧美大学,但他们培养的学生在雇主的评价中声誉不佳。中国学生的自主创新能力仍远不及世界一流大学。

事实上,在所有的大学排名中,学生的培训质量几乎没有放在重要位置。

即使在前四名中,超过80%的指标与学生培训无关。

大学最重要的职能是培养人才。然而,华东师范大学终身教授袁振国发现,如果把排名作为大学的指南,世界各地的大学将成为研究机构。

一个令人担忧的现实是,大学不被排名所影响,也不被排名所困是不容易的。

许多大学根据排名指数管理自己的大学,并填写排名中缺失的内容。

专攻文科的学校也开始开设科技科目。在21世纪教育研究所所长杨东平看来,这不过是提高排名。

如果大学围绕排名表的索引运行它们的学校,最终的结果只会是“排名表中的大学”。

真正的一流大学必须致力于培养一流人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