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学生不知所措地为中国工人经营报纸。中国工人发了一封不到100字的信。学生们哭了

1917年,美国宣布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国的北洋军阀政府也跟随美国的步伐,向德国和奥地利宣战,并向欧洲国家派遣了大约30万名中国工人帮助修筑工事和从事运输。

这些中国工人在与当地人相处时经常会产生误解和纠纷,因为他们没有语言,不熟悉欧洲国家的风俗习惯。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美国陆军青年协会决定从美国各大学招收中国学生到法国担任翻译。

在美国耶鲁大学学习政治和经济的严初阳辍学,应征入伍,去了法国。

在法国接受了两个月的战时知识和技能培训后,阎初阳被分配到白郎华军营的一家临时战时商店当推销员和翻译。

一天,一个工人来到商店,请燕初阳帮他给他的家人写封信。燕初阳满足了他的要求。

出乎意料的是,第二天,这个人带了三个劳工到燕初阳给他们写家信。

从那以后,初阳几乎每天都被邀请写信。

工人们想家,渴望知道战争的消息。

因此,严初阳除了做好本职工作,帮助劳动者写家书之外,还不得不去劳动者夜间驻扎的军营给他们看报,但这种方法只能满足极少数劳动者的需要。

一天晚上,初阳看完报纸,突然有了一个主意——为什么不教工人们写和读报纸呢?所以他把所有的工人召集在一起,说:“我会开一堂中文课,给你三个月的时间,这样你就可以写简单的信,读简单的报纸。

如果你不来上课,我就不再给你写信了。

”他原以为这样一来,报名参加汉文班的人一定很多,殊不知劳工们根本不相信他们这辈子还能学会读报、写字,所以报名的只有四十余人。“他认为,结果,一定有很多人报名上中文课,但工人们不相信他们这辈子能学会看报写字,所以报名的只有40多人。

燕初阳没有灰心。他继续按照“先易后难,循序渐进”的教学原则日复一日地教学。

燕·初阳深受鼓舞的是,在三个月结束时,35个人能够写和读报纸。

100多人报名参加了中国扫盲班的第二阶段。

到第三次报名时,已有多达1000人报名。

从那以后,在白朗的中国工人营地驻扎的兵营里,中国工人很少被看到在晚上打闹和游荡。

一次参观军营时,美军科尔少校从远处听到帐篷里有一个低沉的声音。陪同他参加视察的严初阳说,这是中国工人学习的声音。

科尔惊讶地走到帐篷前偷窥。一些劳工在看报纸,一些在写信,一些在讨论战争的消息,这与其他军营的情况大不相同。

他深受感动,立即与初阳讨论了为中国工人制定大规模教育计划的问题。

不久,严初阳被命令去巴黎给在中国劳改营服役的中国学生打电话,告诉他们他们在劳动教育方面的经验和计划。中国学生回到军营,开始教育中国工人。

随着越来越多的中国工人能够阅读,初阳为他们创办了周报。

尽管报纸印刷成本很高,初阳为了满足工人阅读报纸的需要,把报价定得相当低。每份报纸只卖了一厘米(100厘米,1法郎),这造成了很大的损失。

当严初阳担心经营报纸的资金来源时,他收到一封匿名中国工人的来信,信中写道:“严先生,自从我读了你编辑的报纸,我就知道了世界上的一切。”

但是报价太便宜了,我担心你一旦丢了钱就会停止出版。

我在法国工作了三年多,存了365法郎。现在我把它捐给你,帮助你经营报纸。

这封不到100字的信显示了中国工人对知识的渴望以及他们对阎初阳工作的理解和支持。

此后,初阳经常对人们说:“在我接受的十多年的教育中,我从未像这封信那样受到如此多的教育、感动和鼓励。

严初阳在法国短期培训了中国工人,但为他的终身平民教育奠定了基础。他说:“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我对中国工人的教育不如中国工人对我的教育多。

他一生致力于平民教育达70多年,被誉为“世界平民教育运动之父”。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