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业需求”背后的年轻人

夏雄飞最近有两个流行词,一个是“我太难了”,另一个是“只需要副业”。

这两者可以说是因果关系,因为生活“太艰难”,所以副业成了必然;除了主业之外,一个人还得花时间和精力做副业,日子肯定也不容易。

“副业”不是一个新词,也不是这一代年轻人独有的。

早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副业”就已经成为农村的必需品。

除了农忙季节之外,相对困难的农村家庭去城市做短期工作或在家附近做砖墙工作也是改善生活的重要途径。

时代变了,可避免的避免类型变得越来越多样化,但新旧避免在本质上没有太大区别。

在农村时代,“副业”是为了一个老年家庭的生计。现在,它可能是抵押贷款、汽车贷款、儿童教育和高价格的负担。

我周围也有人相信“副业需求”。

当被问及他们的初衷时,十分之九的人“太穷”。

毕竟,谁不想下班后和三两个好朋友喝一杯,或者瘫坐在沙发上看热播节目,但钱包是不允许的。

下班后,他们付钱给亲戚开餐馆。

然而,由于从事媒体行业,绝大多数朋友和同事仍然从事写作工作。

好的一点是“内容创业”,具体的一点是“写公共数字”。

其中,有几个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他们经营的公用电话已经变成了一个大数目。结果,他们自然辞职,成为全职的公共数字作家,在报酬和广告方面比以前的主要业务赚得更多。其中一个已经成为一个美丽的作家,他举办了一个签名售书大会。

当然,也有一些“主要业务的副业”失败,在辞职后不得不回到原来的工作岗位。

副业成为越来越多年轻人的迫切需求的原因是,他们从主业获得的固定但有限的收入无法使他们过上他们想要的生活。

与父母吃饱穿暖相比,现代人有更高的追求。旅行和尊严逐渐成为标准。

这与虚荣心、铺张浪费无关,但随着社会的进步,精神需求正成为这一代年轻人的迫切需求,其重要性不亚于满足和温暖。

我是赞成与鼓励有条件的人做一两份副业的,一方面可以提高收入,改善生活品质;另一方面,长期从事单一的职业会让自己陷入围城之中,而有了副业的刺激,则可以强迫自己接触新鲜事物,保持对世界足够的敏感。我赞成并鼓励那些有条件做一两个副业的人。一方面,我可以增加收入,提高生活质量。另一方面,长期从事单一职业会使你陷入一个被围困的城市。在副业的刺激下,你可以强迫自己接触新事物,对世界保持足够的敏感。

此外,有了PlanB,在工作场所激烈的竞争中,你也可以更有信心坚持自己的想法,这有时是更好地做好你的主要工作的关键。

然而,副业虽然好,但基本的职业道德是不能丧失的。

不能为了副业而忽视主业,甚至不能利用时间从事副业。

否则,小损失可能会超过大收益。

我从事副业的朋友和同事基本上利用下班后的空闲时间,甚至熬夜创作内容,试图在主业和副业之间取得平衡。

真的没有平衡,要么放弃副业,要么干脆辞职,让副业成为正式成员。

我非常钦佩他们的职业操守。

然而,副业一旦成为主业,其性质就会不同,各种压力就会到来,如担心选题、阅读量、关注人数、广告收入等。这并不像主业的副业仅仅是肩并肩的时候那么容易。

原因是一旦副业成为正式成员,人们做事的心情就完全不同了。

当我再次感到“我太难了”时,我会不会开始另一个副业?这真的很难说。

因此,年轻人在选择自己的主业和副业以及分配精力之前,应该三思而行。

关注年轻人的“副业需求”归根结底是要更加关注他们的生活,而不要让“我太难”成为普遍的常态。

价格、房价、婚姻、子女和育儿带来的压力需要年轻人通过长期努力慢慢解决,社会也有责任逐步改善这些压力。

为了帮助年轻人轻装上阵,让他们的“副业需求”更多地是为了自我实现和提升,而不仅仅是“为大米和梁国工作”。年轻人有更多的精力去仰望星星空,社会就会充满活力。

发表评论